哲思| 叔本华:名声关于人来讲,重不主要?

哲思| 叔本华:名声关于人来讲,重不主要?

03月 21, 2020 阅读 喜欢 0

  原题目:哲思| 叔本华:名声关于人来讲,重不主要?

  叔本华认为决定人们命运的基本差异取决于三个方面,第一是“人的自身”,包含安康、美德、气质等人格要素;第二是“身外之物”,包含财帛、地盘、房产等财富要素;第三是“他人的评价”,即声誉、有名度等名声要素。

  这三个要素依次递减,人格要素外延的决定了人可否过得幸福,财富要素外延的影响了幸福的指数,至于名声要素则只是最后的赔偿,能为幸福如虎添翼——也就是说名声相对来讲,是无足轻重的!

  

  叔本华著《人生的聪慧》

  名声关于生命意味着甚么?

  韩非子说:“利之地点,平易近归之;名之所彰,士逝世之。”关于平平易近庶平易最近讲,求名就是为了求利,假定有名度扩大了,便可以多捞一笔,添加财富。他们固然看似俗气却也明确事理,知道关于幸福而言,名声比财富和生命主要很多。士小人却其实不是如此,他们把“名”和“利”割裂开来,认为“为利求名”是俗气之见,要地道去“为名求名”。

  因此,伯夷叔齐不食周粟,饿逝世在首阳山上;申徒狄谏而不听,就背着石头跳入河底;晋文公赏不及介子推,他就带着母亲逃入山林,一生不见;尾生跟女子约会于梁下,女子不来,他也不走,不时等到水涨下去把自己淹逝世。伯夷叔齐求忠义之名,申徒狄求直臣之名,介子推求高士之名,尾生求诚信之名,他们都把名看得比生命更主要,真正是“为名求名”。然则《庄子》却挖苦说:

  “此数者,事业不合,名声异号,其于伤性以身为殉,一也。”

  认为他们都不知道,名声相干于生命来讲只是附录和赔偿,其实不是目标。

  在《伊利亚特》里,命运女神曾跟阿喀琉斯说过,假定参与特洛伊战争,他将赢得声誉、取得名声,可是却天诛地灭,年纪悄然就得战逝世沙场。阿喀琉斯衡量之下,依然选择了参战,他认为美名比生命更主要。《奥德赛》中,当奥德修斯在冥间看见阿喀琉斯的鬼魂在哭泣时,他说:

  “阿喀琉斯,没有人比你更荣耀了,

  生前,你是众人注目标宏大年夜大年夜俊杰,

  如敬神般看你,逝世后,你又成为

  冥府中浩大魂魄的首领,你没有因由哀思落泪。”

  不虞阿喀琉斯却回答说:

  “我在多么暗淡的中央痛苦不胜,

  即使是作一切逝众人的魂魄的首领,

  我也不想干,我倒宁愿活在阴间,